忒有料

皓镧传白起坑死赵四十五万将士 皓镧气吕不韦瞒着死讯

宣侯妇给了吕不韦那块玉佩,还十分暧昧地说会在秦国等着他。吕不韦训斥白灵儿险些坏了他的大事,白灵儿却还不知悔改。吕不韦教训白灵儿打了她,警告她再敢恶作剧就剁了她的爪子。白灵儿爱慕吕不韦,她爹说了谁能制得住她,谁就是她丈夫,让吕不韦娶了她。吕不韦只当白灵儿小孩子乱说话,根本就不理她。

皓镧在生理期,嬴异人特别贴心地不让她碰凉水,还让她去榻上休息。皓镧已经躺了一整天了,闷得慌,想着前线的冬衣和鞋袜都做完了,想去取了些来继续做。嬴异人没有同意,让皓镧回榻上继续躺着,皓镧有些不情愿地回到榻上。皓镧肚子难受,嬴异人还贴心地为皓镧准备了暖肚子的东西捂肚子。皓镧醒来,看见桌子上那些做冬衣和鞋袜的材料,知道是嬴异人帮她领了回来,特别感动嬴异人为她做的一切。

司徒月调查到公子蛟和使臣团的陈副使关系匪浅,不久前,陈永搬进一所温泉别院,这绝非他个人俸禄所能供养的。皓镧肯定杀死吕不韦破坏和谈的人一定是公子蛟,司徒月冲动要去杀了公子蛟。皓镧拦住司徒月,公子蛟身边卫兵无数,她要怎么杀,劝她一定要沉住气,这笔账一定要算,但不是现在。大敌当前,王上正命公子蛟在城内收集粮草组织卫兵,他们的私仇将来再报。皓镧让司徒月将能了结的生意全部了结,尽快安排族里的老弱妇孺出城。

吕不韦快马加鞭赶回邯郸,他听说赵国四十五万大军被困长平,若是长平失守,邯郸就是下一个目标,心急要赶回邯郸,都跑死了两匹马。朝堂上,丞相禀告赵王,魏楚推说秦赵早晚要议和,不肯出兵,皆说赵国使臣已经顺利到了咸阳,正在和谈。公子蛟认为吕不韦已经死了,这是魏楚两国不愿出兵的托词。

公子蛟勉强凑齐五千人,粮草并未收齐,还是老弱病残无法抵抗虎狼之师。可赵军被困长平整整四十余日,不能再拖。此时宫人来报长平的将士在殿外,长平败了,赵括战死。白起将降秦的四十五万将士全部坑死,还扬言让赵国降了秦国,赵王气得当场吐血。

吕不韦快马加鞭回到王宫,司徒月看见吕不韦活着回来震惊得语无伦次。吕不韦听说皓镧已经嫁与嬴异人,心都碎了。吕不韦来到嬴异人的保和宫,举剑对着嬴异人,怒斥道自己为他出生入死,结果他却趁人之危抢走皓镧。嬴异人表示他只是皓镧危难时的一块浮木,现在将皓镧归还吕不韦。如今秦军已经攻破长平,赵国恐要大乱,嬴异人让吕不韦赶紧带着皓镧离开王宫。

吕不韦从身后紧紧地抱住皓镧,皓镧想要挣脱,转过身看见是吕不韦时,特别激动,她就知道吕不韦不会违背诺言是一定会回来的,相信他不会死,不会弃自己而去。吕不韦要带皓镧离开,皓镧不愿丢下嬴异人。吕不韦指责嬴异人是想光明正大地想占有皓镧,嬴异人爱皓镧,才自私地把皓镧留在他身边,达到最卑劣的目的。吕不韦发誓不会原谅嬴异人,他们的合作到此为止。

秦国已经攻陷长平,下一个目标就会是邯郸,公子羽恳请父王将廉颇将军请回来。公子蛟质问公子羽是不是忘了,廉颇将军擅长守城,可自恃功劳,数违军令,将他请回就是让父王向全天下承认是判断失误错信赵括,才将这四十五万大军葬身长平。公子蛟以为要宣泄百姓的愤怒,更要激发他们向秦国报仇雪恨的决心,公主雅提出就是用嬴异人的鲜血祭奠长平四十五万将士。

韩少妃讽刺公主雅狠心,平日里爱得死去活来,现在却可以杀最心爱的人,她的爱欲让人毛骨悚然。公主雅的神情是那么兴奋和热切,好像送嬴异人上断头台是她最热情的事,只是这样一个清醒的疯子,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。

皓镧请公子羽救嬴异人,公子羽拒绝。皓镧便提起公子羽和韩少妃的苟且之事,一旦轻举妄动,明日这消息就要众人皆知。韩少妃没想到皓镧果真是狡猾,皓镧请韩少妃救下嬴异人,送给秦国一个人情,对韩国绝无害处。韩少妃答应皓镧,但并非皓镧窥破她和公子羽的秘密,而是皓镧说的为了报恩的话。韩少妃认为皓镧能做的已经做了,仁至义尽,劝她赶紧离开赵宫。

公子羽见父王,求父王放了嬴异人。白起正在等候进攻邯郸的命令,如果他们此刻杀了嬴异人惹怒秦人,秦人立刻进攻的话,赵国拿什么来抵挡。公主雅提起那葬身长平的四十五万将士,指责公子羽不该说这种示弱的话。公子羽反指责公主雅明明就是为了泄私愤,置父王和整个赵国于何地。公主雅以死相逼自证清白,赵王选择相信公主雅。

皓镧无意间得知吕不韦是有机会送信回来却没有,痛骂吕不韦自己在知道他死了的消息有多伤心痛苦,指责他从来没有为自己设想过,不愿冒一点风险,如果自己是一个很脆弱的女子,有可能为了心爱之人以身殉情,但幸好自己不是。

展开全文
分享
发评论

相关推荐

热门阅读

Copyright 2018 52FuQing.com
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