忒有料

皓镧传:皓镧坚定地维护异人 皓镧吕不韦生嫌隙

皓镧有自知之明,知道她不过就是吕不韦大业之后的摆设。皓镧负气要回王宫,吕不韦告诉皓镧,就算她回去,嬴异人也是必死无疑,赵王要用嬴异人的鲜血来祭奠长平四十五万亡灵。皓镧不愿和吕不韦离开,要回去做她该做的事。

嬴异人被关在囚笼里押往刑场,沿路的百姓大喊着杀了嬴异人,要为那四十五万亡灵报仇。皓镧赶了过来,指出杀人者是白起,嬴异人不该遭受这样的待遇。皓镧为嬴异人向王上求情,可王上是看在皓镧是赵国人的份上饶了她。皓镧跪在地上恳求王上,如今嬴异人是她夫君,她要与嬴异人同生共死。这个时候,公主雅赶来,指责皓镧是赵国人,却嫁给秦国人,分明就是秦国的细作。

嬴异人连忙为皓镧说项,皓镧日夜为前线战士制衣,十指全是血痕,军队浴血奋战,可赵宫依旧纸醉金迷,歌舞升平。公主雅身为赵国公主又做了什么,凭什么指责皓镧。可赵国百姓纷纷拥护公主雅,大喊要杀了嬴异人。

王上下令处死皓镧和嬴异人,以告慰数十万将士。关键时刻吕不韦带着秦国太子的玉佩赶来,说明嬴异人现在已经是华阳夫人的嗣子,是秦国将来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若是现在杀了嬴异人,一定会激起举国之愤,那才是无法挽回的事情。赵王想着嬴异人以后对秦国的用处无限,下令将嬴异人带回赵宫。

嬴异人请吕不韦杀了他,因为他娶了皓镧是事实,无论当时的形式多么地迫不得已,而他都不会为已经发生的事情而辩解。吕不韦表示皓镧已经当着整个赵国的面坚定地保护嬴异人,要跟嬴异人同生共死。嬴异人认为吕不韦若觉得这是耻辱和恨,便杀了他,然后名正言顺地夺回皓镧,出尽心中一口恶气。

吕不韦拔出剑,却突然大笑扔掉了剑,他可以为了嬴异人的大业不惜一切抛家舍业,何况区区一个女子。皓镧正在门外,听到了他们谈话的所有内容,她面不改色地走了进来,指出如今邯郸的危机并未解除,他们要想方法阻止秦国进攻。皓镧故意在吕不韦面前对嬴异人动作亲密,吕不韦内心痛苦。

殷小春找到吕不韦,为皓镧抱不平。提起皓镧因为吕不韦的死曾有自绝之心,皓镧表面很坚强,若非为了给吕不韦复仇不会活下去。而公主雅正是利用皓镧复仇心切,才会故意设下陷阱。皓镧这么聪明不会那么轻易上当,一切只因为吕不韦。危急之时,嬴异人拯救了皓镧,精心呵护皓镧,皓镧才要跟嬴异人同生共死。殷小春指责吕不韦一次次地放弃皓镧,若还有良心就去向皓镧请罪。吕不韦想着他对嬴异人说的那番话,知道一切已经晚了。

夜里,嬴异人强行将皓镧推出门外,她不欠自己,不必心存愧疚,让她去找吕不韦。皓镧不走,今日一场,天下人皆知她是嬴异人的妻子,除了她自己,任何人无法决定她的归宿。吕不韦痛苦,整夜买醉。次日一早,吕不韦又恢复原样,让司徒月立刻给宣侯妇去信,让她去找秦国的丞相范雎。吕不韦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,那就不能伤悲,应该为皓镧为自己谋求更好的出路。

现在前线是形势一片大好,安国君想要一举进攻邯郸。范雎指出武安君坑杀赵国四十余万降兵,如今秦军所到之处,所有的军民是誓死不降。武安君想要立功,想要一鼓作气拿下邯郸,却全然不顾忌秦军远征千里,人困马乏,急需休整。邯郸不是不攻,而是要等到休整之后粮草充足,才能一举灭了赵国,不必急于一时,等着韩国和赵国赔偿重金割地求和。

吕不韦找公子羽商议要让公子蛟走投无路,韩少妃有一计。韩少妃故意诬陷公子蛟想要夺王位和欲对她行不轨。赵王如今是惊弓之鸟,如何能饶了觊觎王位和他女人之人,令人绑了公子蛟。

展开全文

相关推荐

热门阅读

Copyright 2018 52FuQing.com
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