忒有料

皓镧传华阳夫人失手杀死秦王柱 子傒利用檀奴指证华阳夫人

公主雅第一时间把秦王柱赐婚的消息告诉李皓镧,本想看她因此事吃醋,可李皓镧却不动声色,公主雅不甘心,就搬出异人娶三妻四妾来刺激李皓镧,还拼命挑拨成蹻会威胁政儿王储之位,李皓镧依旧无动于衷,指出厉后对赵王爱之深恨之切,最后让自己粉身碎骨,李皓镧看到那一幕就在心里发誓要爱自己,还提醒公主雅好好珍惜自己,不要再浪费时光,可她就是执迷不悔,当面和李皓镧叫板,看谁能当上大秦王后。

吕不韦借着酒劲来找李皓镧,紧紧抱住她,李皓镧拼命挣脱他的怀抱,劝吕不韦接受赐婚娶白灵儿,可吕不韦始终只爱李皓镧一个人,李皓镧当面揭穿他的心里只有权势和地位,他们俩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,吕不韦却不依不饶,认定他们俩就是天生一对,李皓镧把一杯冷水泼在吕不韦脸上,让他冷静一点看清眼前的形势,不要再痴心妄想,吕不韦发誓早晚有一天会让李皓镧重新回到他的怀抱。

子傒梦里喊着雅儿的名字,公主雅急忙把他叫醒,苦苦逼问他心里想着哪个女人,埋怨他过河拆桥,置范睢的生死于不顾,子傒想让范睢主动向秦王柱求饶,还能得到一线生机,公主雅怀疑是吕不韦在背后搞鬼,子傒发誓早晚有一天把这些人全部除掉。成蹻很久没有见到异人,就吵着要去找他,芈丝萝急忙拦住他,不让他去打扰异人,成蹻无意中看到异人在教政儿射箭,父子俩有说有笑,成蹻很生气,赌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吕不韦从各地搜罗了很多珍奇品种的兰花,并在花园里精心培育出来,想送给李皓镧,白灵儿摘了其中一些兰花想做香囊送给吕不韦,吕不韦狠狠教训了她一顿,还威胁让她滚出吕府,司徒缺看白灵儿受委屈,忍不住对她好言相劝,白灵儿怀疑吕不韦喜欢宣侯妇那样的女人,司徒缺矢口否认。

吕不韦投其所好送给秦王柱和氏璧,劝他送给华阳夫人,就能博得她的欢心,秦王柱大喜过望,立刻给华阳夫人送去。此时,华阳夫人逼檀奴站在旁边看她沐浴,并对檀奴百般勾引,可他却始终不为所动,就在这时,秦王柱兴冲冲来到华阳夫人的寝殿,檀奴来不及逃走,被秦王柱逮个正着,秦王柱狠狠教训檀奴,还拼命掐住华阳夫人的脖子,她几乎窒息,就随手拿起地上的瓷瓶狠狠打在秦王柱的头上,他当场倒地身亡。

吕不韦带人随后赶来,华阳夫人就诬陷檀奴偷看她沐浴,还把秦王柱杀死了,吕不韦立刻下令把檀奴押下去,华阳夫人迫不及待让吕不韦杀了檀奴,吕不韦明确声明要进行审讯才能定罪,他下令封锁消息,赶忙向异人汇报秦王柱的死讯。异人坚持让李皓镧帮他梳头,李皓镧只好照办,异人派人把他的被褥搬回来和李皓镧一起睡。吕不韦向异人报告秦王柱的死讯,子傒同时也接到父王驾崩的消息。

殷小春想用匕首偷袭白仲,没想到白仲早有防备,白仲突然接到咸阳的密报,得知秦王驾崩的消息,他连夜带殷小春赶往咸阳。公主雅听到宫里乱哄哄的,就想出去打探消息,可子傒早已派人对她严加看守,不许她离开半步。

华阳夫人把秦王柱身上的血迹清理干净,子傒就来到华阳夫人的寝殿吊唁,苦苦逼问凶手的情况,异人随后赶来阻止,谴责子傒不该对华阳夫人大呼小叫,子傒口口声声称异人和华阳夫人合谋害死了秦王柱,随便找一个乐师来顶罪。

子傒下令把檀奴押进来,让他当面和华阳夫人对质,还威胁要对檀奴执行车裂酷刑,逼他交代事情的真相,吕不韦一口咬定子傒想借刀杀人,异人当场下令把檀奴押到庭狱裁决,子傒下令把在场所有人搜押下去一一审讯。白仲及时赶回来保护异人,把侍卫打翻在地,子傒诬陷白仲企图谋反,想把他也一起抓起来,白仲向宫中的侍卫讲明利害关系,劝他们回头是岸,不要和子傒同流合污,檀奴趁机拔剑挟持了华阳夫人。

展开全文

相关推荐

热门阅读

Copyright 2018 52FuQing.com
5